这三个人,并非盗亦有道那么简单

作者: 365bet亚洲官方投注  发布:2019-09-25

  实话讲,这部电影很深,好莱坞的某些类似的片子是不适合与之相提并论的。没有血腥,没有悬疑,没有情色欲望和无聊的枪火和逃亡奔跑。
  并非是盗亦有道的之类的刻板的主题。杀手的规则也许很小,从外在看很荒谬。去比利时度假也许就是临终送别旅行。问题是,影片在表述这么单纯的事情的时候,其影片的镜头表现力却是震人心魄的。科林·法瑞尔简直看不出在演,里面些许的宗教暗示恰恰是影片中关于忏悔和救赎的隐喻。不可枉杀,不可错杀,即使是残暴的杀手也有规则,原则。这不片子的另一个深刻之处是哈里的自杀,这个暴躁的杀手老大似的人物的生命结束,他当时并没有怎么犹豫。
   盗亦有道?不确切,影片是一种希望的寄托,通过镜头的平缓的叙事中展开生命的拷问,人们能够做什么事情都心安理得吗?即使是杀人为业的杀手,也不能摆脱存在的意义这样一个生命之重的命题。
   我想,看这部片子的时候,我们要想到自己在自己的小小区域或大大区域里游来游去,做出各种表情或各自的好事或坏事的意义是什么。人间世,一问意义,精神上的打磨就来了。

    一部有关杀手的片子;一部有关杀手的极其低调的片子;一部没有结局的片子;一部有一个没有结局的结尾的片子。
    以往见过的有关杀手的片子几乎都是惊心动魄的,但是《杀手没有假期》却一直处理的很低调,从开始到结尾,从开端到结局,一直的那么低调。安静的优雅的甚至极不搭调的配乐,中古的教堂、街道、运河,仙境一般的布鲁日……也许,我不该说这是一部有关杀手的片子吧。那它在讨论什么呢?杀戮?救赎?感情?规则?社会?人性本善?
    Fuck!整部电影出现最多的一个单词,所谓的安静、祥和、低调还有缓慢的节奏,所有的一切都掩饰不了所有人内心的躁动、恐惧与不安。雷、肯还有哈里都一样的不安、烦躁。杀戮,谁想杀人?如果说杀一个孩子是错误的,那么杀一个成人就是正确的?
    布鲁日的教堂,钟楼,审判日的壁画,死去的教父,所有这些都是暗示还是讽刺?面对杀戮的罪恶难道只能以同样的手段来结束杀戮者的生命才可以得到救赎?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一个生灵的死亡换来另一个生灵的死亡?那么执行死刑者又当如何?我们有什么理由或者说我们有什么权利剥夺一个人生存的权利?就算是有,那么应该是谁来执行?你?我?还是他?是啊,我们是有法律的,难道以法律的名义杀人就是正确的?是谁赋予我们生存的权利?又有谁真正的有权将这个权利收回?就算被赋予了这个权利,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吗?
    因为一个生命的陨落,另一个生命就必须陪葬?人们到底在做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规则?制度?法律?社会?这些所有的我们以生命为代价维护的东西真的有权利剥夺我们的生命吗?
     还有如果杀戮可以救赎,那么是谁得到了救赎?是雷?还是哈里?亦或者肯?好吧,也许让雷自杀他就可以得到心灵的救赎,同时也不会牵扯其他人,那么,雷的自杀对于死去的孩子有意义嘛?雷的死可以让他复活?还是说自杀对雷自己有意义?好吧,雷拿起枪对准自己的脑门,在恐惧、懊悔、自责中死去,死去——没有知觉、没有意识、没有思想,什么都没有了!那么这样他真的得到救赎了?他的心灵就可以解脱了?人都死了还解脱个屁啊!对于一个死者所谓的救赎有意义吗?
    我想如果最终雷没死的话,他的方法才会有些许意义,那才是真正的救赎!

        《杀手没有假日(In Burges)》,起初影片的中文名字让我以为这仍旧是一部充斥着阴暗的追与被追,杀与被杀的片子。这样的片子已经太多、太俗。细数自Leon之后,很难再有一个深入人心的杀手形象。

          而《In Burges》,从一开始就在试图向我们诠释它的与众不同。

         浪漫主义风格婉约舒缓的音乐节奏,萦绕着一幅幅油画般静谧而永恒的古老景致,影片开始于比利时的小城布鲁日,欧洲保存最完好的中世纪古城。青苔斑驳的石砖堤岸间隔着流水,而镜头就随着翡翠绿的流水徜徉过往,如一曲咏叹调,慢慢沁人心底。

        影片的基调是如此惬意闲雅,而两位男主角——Ken的温文尔雅,Ray的玩世不恭,以及时不时脱口而出的黑色幽默,让人很难将其和杀手一词联系起来。事实上影片就是建立在这一系列的矛盾上。

        Ray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与Ken截然相反的烦躁任性的性格,实际上更多是由于内心无法摆脱的痛苦与忏悔的碰撞。在伦敦的一次刺杀行动中,Ray误杀了一个小男孩,这让他陷入无法自拔的深深自责当中。他一直在寻找着能缓解内心痛苦的旁径,比如和女主角Chloe交往,可卡因,甚至和侏儒Jimmy打招呼都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

        但是一个晚上,与Chloe约会失败,服用可卡因,与Jimmy不欢而散,三件事先后发生,Ray淡化自责痛苦的途径逐个化为乌有,他不得不再次面对极力想要回避的事实,他杀了一个无辜的小男孩的事实。

        他留给自己的最后一条路是,结束自己的生命。

        影片塑造的三个杀手形象Ray、Ken、Harry都是极富原则性的人。Ray对自己的罪孽耿耿于怀,Ken不惜牺牲自己来保全Ray,Harry为了荣誉与苦心经营的规则只身前往布鲁日除掉Ray。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三个人对各自精神立场的执着都在潜移默化中感染着观众。

        Ray想要自杀的时候,他选择离开旅店,独自到附近的公园。临走前他给Ken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到公园去了,这样就不用麻烦女主人收拾善后了。”简简单单的几行文字,却折射出Ray玩世不恭的外表下隐藏着的善良。

        在公园,Ray突然伏在Ken的怀里抽泣起来,一个原本应该冷血应该孤独的杀手,一个男人,突然在另一个男人怀中毫无遮掩地放肆情感,那种零星的哽咽声,没有女孩子放声大哭时的委屈,却慑人至深。回想起片子中的那些黑色幽默,无不透露着Ray的辛酸与悲哀,良心不堪重负的疲累呻吟,以及渴望忏悔解脱的呼喊。

        而Ken为Ray牺牲了自己,Ray真诚的忏悔打动了他,他说“你杀了一个男孩,这是改变不了的,但是你下次可以救一个男孩。”Ken因此违背了规则,却救赎了自己的良心。当Harry追杀而至,要与Ken在塔楼决斗的时候,Ken没有出手。因为他爱着Harry(小雅同学请注意,小雅同学请注意,此处发现BL,此处发现BL,报告完毕。),他不愿意看到Harry固执于所谓的规则而失去自我,从而伤害到已经深刻忏悔的失足的Ray。

        Ken从一条规则中解脱出来,却仍旧被自己的爱情禁锢着。这是否意味着,当这位热衷于古代欧洲文化的老先生沉浸于那一条条规则编织而出的历史之中时,也昭示着他始终走不出所有的规则。

        Ken的爱情最终扼杀了他。

        也许是同一位演员的缘故,Harry的身上仍然有着伏地魔的那种森森然的恐怖。他不惜单枪匹马从伦敦迢迢赶到布鲁日,只为了处决枪杀小男孩的Ray。

        对此他的解释是“荣誉”。

        实际上Harry也确有固执于荣誉的表现。他与Ray在旅店对峙时,为了不伤害女主人,与Ray订下了极其愚蠢的“跳河”决斗方案。

        而影片的最后,Harry射向Ray的子弹穿过Ray的身体,打死了侏儒Jimmy,不知情的Harry望着Jimmy酷似小男孩的身体,霎时收回了摄人的眼光,不知所措地望着手中微微发烫的枪,踉跄倒退了几步。在留下了一句“You've got to stick to your principles.”之后,果断地举起枪,伸入嘴中,扣动了扳机……

        Harry执念于的规则与荣誉,杀死了三个杀手,包括他自己。

        影片最震撼的地方,莫过于Harry饮弹自尽的场面。当观众心目中最应受到惩罚的人因自己执着于的原则而自尽,人们顿时失去了评价的道德准则。Harry该死吗?如果不论他以前犯下的罪过,他在布鲁日只不过杀死了本来就该受到法律惩罚的Ray。他只不过太过固执,固执到要用一种极端来解决另一种极端。他只不过太在意原则,甚至当他无意踏入自己划下的禁区,都要付出生命作为代价。

        于是,当Harry留下的枪声仍在布鲁日的夜空回响的时候,我们永远记住了这三个可敬的杀手,Ray,Ken,Harry。

本文由365bet开户网址发布于365bet亚洲官方投注,转载请注明出处:这三个人,并非盗亦有道那么简单

关键词: